搞机帮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我的人生上半部 第十五章 牵手 (1)

[复制链接]
物是人非 发表于 2017-10-6 15:28:0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我的人生上半部  第十五章     牵手     (1)
“大伟,你老家的电话”,我正在操作间忙着调凉菜,坐台的小青跑过来让我接电话,我匆匆过去,接了电话“这两天,你请假回来一趟,有人给你提亲”,电话是母亲打过来的,我一听又是让回去相亲,心里就窝了一肚子火气,“我不是说了,我的事你们别操心了吗?”,因为,自从上次退婚一来,不知又见了多少姑娘,最少一个排了,不是人家不乐意,就是自己看不上眼,对于媒人介绍相亲这档子事,我实在有点烦也有些失望,觉得不靠谱,可自己一年年耽搁下来,年龄的确也不小了,在农村,和我年龄大小一般的甚至有些都做孩子的爸了,我倒不急,可做父母的整天急,只害怕把我的终身大事耽搁了,隔三差五就找媒人介绍,也有一些是热心肠人,出于好心,也可能有我是老大的原因,弟兄四个,我不结婚,下面都没法进行。心里虽然不乐意,但也知道母亲的一片苦心,自己也多少有些自知之明,再也不敢像上次一样任着性子来,“赶紧回来,中不中,也得见见,和人家说好了,无非耽搁你两天时间,你也老大不小了,我们也不想操这个心,你有能耐,自己领个回来啊”,母亲这句话倒刺了我的心。 我的心像刀剜一般难受,是啊,自己有本事领个回去啊,父母省的操这份心,可自己也努力了,外边的世界很精彩,有时也很无奈,女人的心有时真的像大海里的针,琢磨不定啊,在酒店里是想谈一个啊,可都是打工仔,工作都稳定不了,今天干,明天也不知老板还让干不,你即使对人家有点好感,可人家有那层意思吗,又怎样捅破那张纸啊,何况酒店里的姑娘大多浮浮飘飘,也不是居家过日子的料,到底还是过眼烟云,想真心找一个也真难啊,虽然,心里有一个和意的,那姑娘眉清目秀,身材也很好,比较内向,特别善解人意,眼睛能说话,温柔型的,心气又很高傲,爱读书,我和她在一起,有一种说不上来的默契,可能是性格相近,脾气相投,但谁也不会大大咧咧地公开心里的秘密,最终,有一次机会,她还是到一家鞋厂上班了,虽然自己心里很舍不了,但还是作为一种美好的友谊留在了心里,为她能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而高兴,记得她离开酒店的那天,我躲在一个角落偷偷落了泪,心如刀割,有茶不思饭不香的感觉。心口一阵阵的痛,预感到这辈子不可能再有人进入我的内心。 所以,当接到母亲的电话时,我的心已经像死灰一般冷的感觉,对于回家相亲也没抱多大希望,但还是打算回去碰碰运气,但愿出现“柳暗花明又一村”的姻缘。 当我回到家,已经是下午4点多了,冬天的天,天黑的早,冷风呼呼的,可父母已经把相亲的瓜子,糖,还有果点买好了,就等我回去。 相亲是需要两个媒人的,我们村的是和我父亲平时关系比较好的一个长辈,年龄和我父亲差不多,女方也有一个媒人,个头很矮,一脸的皱纹,说话很和气,在她村里是有名的“小能人”,虽然年龄大了点,可眼睛很机灵。 相亲的地点,是我们村南面的一个村,大约四五里地,中间隔着两座小山头,那个村子就着落在一个岭上,位置比我们村子高一些,中间也没有正儿八经的大路,过一条小河,就是很陡峭的山间小道,曲曲弯弯,因为以前到县城念书经常操小路,走的就是那条道,所以,也不陌生,但在黑漆漆的夜晚走这条道去相亲还是第一次,心里多多少少有些激动。 到了约定的地点,那是一个普通的农家,也就是另一个媒人的家,院子很宽敞,院子的中间正点燃着一堆木材火,火苗旺旺的。走了一路坎坎坷坷的山路见到那熊熊燃烧的火苗,心里顿时感到暖烘烘的。 “快,都过来拷火”,主人很热情,招呼的同时赶快去搬凳子,还弄些花生一类的东西端过来。  “才炒的花生,尝尝鲜”,见人家热情地礼让,谁也不好意思动。  “不饿,都是刚吃过饭,你坐下拷火吧,都是自家人,不要客气”,我赶紧客气地说。  “那你们先坐着烤火,我去叫人家姑娘过来”,媒人直奔主题,我心里既激动又忐忑,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子呀,希望长得漂亮些,最好让我一见钟情。 过了约把钟头,媒人才回来,带着一个姑娘,个头高飒飒的,披着一肩秀发,身材苗条条的,脸型瓜子脸,五官端庄,特别是眼睛大大的,慈母善眼的,走路也很稳当,穿着一条黑色的脚蹬裤,上身穿着一件鲜红的外套,脸色映着红红的火光,看上去红扑扑的,到底脸色是白是黑,分辨不了太清了,不过应该不是很秀气的那种,但在农村也算不错的人才了。  不知是出于羞涩还是咋回事,姑娘一直没咋说话,隔着火光,我也没表现更多的热情,姑娘也没吃一颗糖,一个瓜子,就那样默默地坐了一会,我偶尔看她几眼,心里感觉还行。  但当媒人悄悄问她意见时,她老是吞吞吐吐,拿不定主意,她父亲到很爽快,满口答应,她母亲也有点犹豫,好像感觉是对我家的地理位置和弟兄多不太满意,因为她也是刚退婚,上一家婆家是县城附近的,不知啥原因。我村算是山区,要比地理位置的话,的确不占优势,一直弄到半夜,媒人两头做工作,一会问问他母亲,一会问问她本人,也没个定音。 那天晚上,我和父母媒人黑灯瞎火回到村里,已是大半夜了,父亲问我咋样,我说“人长得挺伶俐,就是脸色有点黑,要是脸白些,也算一等一的人才了”,从话语中,父亲感觉我是满意的,但人家没脱口,我和以前一样,慢慢就灰心了,算了,明天就赶紧回酒店去。 缘分就是缘分,当我回到酒店几天后,老家打电话说是人家同意了,我又连三赶四回到老家,准备定亲的事,定了亲,相互回访一下,吃个饭,送些彩礼,一生的大事就算确定了下来。父母心中也像一块石头落了地。 这一次,我和以往的感觉是不一样的,好像有心有所属的感觉,从此也就不再整天胡思乱想了,对其他的姑娘也失去了兴趣,也就一心一意赚钱准备着结婚的事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http://www.gaojibang.com Inc. ( 闽ICP备12023096号-1 |软文发布平台

GMT+8, 2017-10-18 15:29 , Processed in 0.212244 second(s), 25 queries .

Powered by ̳ X3.2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