搞机帮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一段梦梦了很久

[复制链接]
物是人非 发表于 2017-10-6 20:23:3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一段梦梦了很久
一段梦梦了很久,眼神淌过长屋班驳的窗口。夕阳残吻屋檐消蚀的笔斗,终于还是没等到永垂不朽。墓志刻痕深几许?门壁上隐隐炭迹,是否惦记儿时轻抚脸旁的嫩手?是当年我启蒙认识汉字的窗口。那是坟茔的所有,也是长屋的别扭。

一段梦梦了很久,眼神淌过长屋班驳的窗口。夕阳残吻屋檐消蚀的笔斗,终于还是没等到永垂不朽。梦里梦不到初七,铃声常常会想起,我还记得那时童年并没有飞走,门前总蹲着摇头摆尾的大黄狗。阿妈刚睡才不久,温顺的你请别吼。

一段梦梦了很久,眼神淌过长屋班驳的窗口。夕阳残吻屋檐消蚀的笔斗,终于还是没等到永垂不朽。梦里常断墙残壁,似有声哭哭泣泣,寂静的长屋盲目地说不清缘由,冷漠的祭文迷惑得张不开金口。阿妈已走了很久,梦里再不能回首。

一段梦梦了很久,眼神淌过长屋班驳的窗口。夕阳残吻屋檐消蚀的笔斗,终于还是没等到永垂不朽。一切陌生和熟悉,究竟谁是谁的敌?总以为阿妈的故事是天上北斗,岁岁月月和我相伴到天长地久。山青失去了水秀,坟茔淡切了伴守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http://www.gaojibang.com Inc. ( 闽ICP备12023096号-1 |软文发布平台

GMT+8, 2017-12-16 19:13 , Processed in 0.236782 second(s), 25 queries .

Powered by ̳ X3.2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